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偉德國際 > 唯美生活 >

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有改善

時間:2017-11-18 01:47 | 來源:www.cscjjgsj.com | 作者:uedbet體育投注 | 點擊:次 | 我要投稿
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有改善復旦大學經濟研究中心指導、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指數研究小組分析uedbet備用形成的《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指數》(2017綜合報告)日前發布。報告篩選了上海證券交易所14個重污染行業的172家上市公司,對其2016年年度報告及企業社會責任報告、
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有改善

  復旦大學經濟研究中心指導、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指數研究小組分析偉德國際備用形成的《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指數》(2017綜合報告)日前發布。報告篩選了上海證券交易所14個重污染行業的172家上市公司,對其2016年年度報告及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可持續發展報告、環境報告書等公開披露資料,進行了環境信息披露水平和質量的分析。

 

  研究結果表明,2016年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指數得分為41.52,分別比2015年和2014年的得分水平提高了4.66%和14.25%(2015年和2014年的得分分別為39.67和36.34),這說明在內外各種因素的作用下,近3年來上市公司的環境信息透明度有明顯改善。

 

  平均分提升但仍不及格

 

  有效信息偏少,重要指標披露情況不樂觀,未明確責任落實機制數據顯示,這172家樣本企業中,環境信息披露的平均分為41.52分,平均分在企業間差異較大,標準差達到了16.38。環境信息披露平均分的提高,意味著上市公司與公眾之間環境信息不對稱的情況正在逐漸改善。

 

  從總得分的分布來看,環境信息披露得分主要集中在25~75分的區間中,其中低于10分的企業只有普萊克一家。制藥業、化工業在低分段所占比重最多。獲得75分以上的企業有6家,分別為上海電力、民豐特紙、宏達股份、柳鋼股份、上海石化、西部礦業。其中上海電力的總分高居榜首,其在環境披露信息十分全面細致,在年報和社會責任報告中均有詳細披露相關環境信息。

 

  復旦大學環境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指出:“25~75分區間的樣本點最為密集,可見大部分企業在環境信息披露方面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

 

  而從分類指標來看,有98.3%的企業對“環境政策、方針和理念”進行了披露,這項指標的披露率最高。披露率居其次的是“環保設施的建設、投資和運行費用”和“三廢處理情況”這兩個指標,披露率均在80%以上。

 

  相較而言,僅有15.1%的企業披露了“對合作企業的環保要求”,而“碳排放量和減排量”、“碳減排目標”這兩項指標披露率也低于30%。總體來看,樣本企業對環境信息的披露仍有待完善,其中很多重要的指標披露情況不容樂觀。

 

  從有關樣本企業各項披露內容的得分情況可以看到,首先,在172個表明自身為重污染行業的企業中,98.26%的企業對于環境政策、方針和理念有相關的表述,且有77.91%的企業提到了未來環保目標。李志青指出,“在企業的各種報告中,披露的環境政策主觀性較強,大多為主觀概括性語言,看似面面俱到,然則并未明確責任落實機制,對于客觀體現企業環保狀況的幫助不大。”

 

  其次,在一些較為具體詳細的方面,比如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環境保護榮譽、環境認證、對合作企業的環保要求、碳減排目標等項目、資源直接和間接消耗情況,統計資料都呈現出了較大幅度的下降趨勢,說明這些項目的披露內容都亟待完善。

 

  另外,在定量指標中,環境罰款與重大環境事故披露的最高分項數量最多,占46.5%,披露對合作企業的環保要求最低分項數最多,占83.72%,僅28家企業提到了對合作企業的環保要求,可以看出這方面有極大的提升改進空間。

 

  在其他披露項目中,得分相對平均,但整體趨勢來觀察,高分項仍少于低分項,量化的描述少于定性的描述。李志青告訴記者,“企業的環境信息披露仍存在著過于空洞、文字描述過多而缺少真實內容的問題,讓公眾無法迅速捕捉有效信息,也給投資者理性決策造成了困擾。”

 

  石化行業表現突出

 

  制藥、釀造、發酵三個行業披露得分顯著偏低,企業有較大自由裁量權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指數也存在明顯的行業差異。

 

  根據統計結果可以看出,在全部14個行業樣本中,按照百分制,除了石化的其余所有行業的平均分都在50分以下。得分最接近50分的三個行業為造紙、鋼鐵和煤炭,它們的行業平均處于相對較高水平并且極其相近。而得分最低的發酵業不到30分,剩下的8個行業則均在30分到50分的區間內。數據顯示,除了石化行業,其余行業之間從高到低的下降趨勢總體較為平緩。

 

  李志青認為,這樣的結構基本也符合環境信息披露理論中的“自清”原則,即污染排放越密集的行業(石化、鋼鐵、煤炭等)越重視環境信息披露的程度。其中可能的原因在于,一方面這些行業本身就受到政府部門的重點監管和規制,是整個行業的“重中之重”,其環境信息披露的激勵較大;另一方面,這些行業的企業規模一般較大,比如石化行業的樣本企業共有兩家,分別是上海石化和中石化,都是石化業的巨頭,而且是國企,他們在環境信息披露上的政治意愿和能力都相對較高。

 

  他指出:“最近一段時期國家加強對產能過剩行業的監管,鋼鐵、煤炭、石化等行業首當其沖。為此,這些行業的上市公司也有動力開展更加積極的環境信息披露,贏得行業內的更大競爭優勢。”

 

  制藥、釀造、發酵三個行業披露得分則顯著偏低,只在30分左右。這說明部分行業對環境信息披露工作乃至環保工作尚未引起重視,需要進一步給予政策指引或強制要求。

 

  此外,如果將每個行業中的佼佼者單獨列出來,則可以發現,行業之間的排序發生一些變化,與行業的分布情況有所出入。行業中最佳企業得分位居前三的分別是火電(上海電力,得分90.57),造紙(民豐特紙,得分83.02)與冶金(宏達股份,得分81.13),后三位的則是制藥(天藥股份,得分54.72)、水泥(華新水泥,得分54.72)和發酵(安琪酵母,得分41.51)。不同行業的最佳表現企業在環境信息披露水平上也呈現由高到低的平緩下降趨勢,但是披露水平普遍較高,只有發酵業的安琪酵母沒有達到50分。

 

  總體上,企業環境信息披露水平基本上與行業的污染特性相關,污染較密集的行業在披露上的水平較高,各行業環境信息披露平均水平的表現仍稱不上樂觀。而對于具體企業的評估,李志青特別強調,必須結合其屬性來進行。他認為,環境信息披露水平在行業和企業之間的差異顯著,說明在自愿披露的制度安排下,企業的環境信息披露有著較大的自由裁量權,不利于提高整體的披露水平。

 

  

 

------分隔線----------------------------
無法在這個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推薦內容
楚天风采30选5开奖结果